黄片免费的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第一百零六:过往斗争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六:过往斗争

陆秋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

“我确实在二十年前就跟着你爷爷了,不过当年我确实还很年轻。”

“只是年轻?”谭金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估计连路都走不稳吧,马老大怎么会要一个小屁孩当手下。”

陆秋依旧是那副微笑的神色:“二十年前我十八岁,怎么,有问题么?”

“……”

“……”

他这话一出,我们都不说话了。

过了半晌,老霍才呐呐的开口:“你开玩笑吧?还是说你口误了?二十年前是八岁?”

珊瑚红木耳领连衣裙海边清纯美女随风舞动唯美图片

我和谭金以及俞五齐齐点头:“是啊是啊,肯定是说错了。”

陆秋微笑道:“我说的就是十八岁。”

气氛一时间再次沉寂下来,我嘴角抽了抽:“那你现在是……三十八岁?你确定没搞错?”

“没搞错啊。”陆秋微笑道:“我二十五年,十三岁的时候就跟着你爷爷,在你爷爷手下五年,有什么问题?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看身份证哦。”

我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然后我又看了看他那张年轻的有些过分的脸,忍不住嘴角抽搐,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看起来十七八实际上三四十的人,这叫什么?娃娃脸么?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原本我还以为陆秋年纪跟我差不多,现在看来我都能叫他叔叔了,实际上要算的话他说从十三岁就跟着我爷爷,我叫他一声叔叔确实不过分。

于是我硬着头皮开口道:“额,那个——陆……秋……秋叔,我爷爷在信里说了些什么?是他让你过来找我的么?”

陆秋微笑道:“不用叫我叔,就叫我陆秋就行了,而且现在雪貂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你这么叫我的话还可能暴露身份。”

“雪貂?是说绯瑞忒吧,秋——额,陆秋,你现在是潜伏在他身边?”我开口问道。

陆秋点了点头:“差不多,不过我进千门已经三年了,就在昨天晚上,你爷爷给我寄来了这封信和这个烟袋,所以我才知道原来你居然要来这里抬龙王棺。”

“什么?”我闻言一惊:“是我爷爷告诉你我要来抬龙王棺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陆秋沉吟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你要抬龙王棺本来也是没几天的事情,你爷爷居然就能知道并且发信给我,很可能他就在岳阳周边。”

闻言我心中又是一阵激荡,原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爷爷就在附近,并且连我要抬龙王棺的消息他都能知道。可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呢?既然知道我要抬龙王棺,之前凤先生的事情他肯定也知道了。

按照之前章锋说的,我爷爷当年就带着年轻时候的凤先生从洞庭湖里身而退,那他肯定有救凤先生的能力,他为什么不出手救凤先生呢。

陆秋继续道:“你爷爷在信中说了你要去抬龙王棺的事情,并且想要我阻止你,但是我得知消息的时候你已经和雪貂谈好了,她想让你来这里,我不能直接暴露身份去阻止你,只能跟到现在了。”

“原来还有这种事情。”我心里越发疑惑,既然我爷爷就在附近,而且不想让我去抬龙王棺,他为什么不亲自出来阻止我?难道他有什么原因,导致他不能出来见我?

陆秋开口道:“一鸣,你现在很危险,这个地方也很危险,你下去抬龙王棺,更是等于找死。你不能留在这里。”

我闻言苦笑道:“我当然不是没事想来抬龙王棺玩,现在我的情况你应该知道,有很多事情,我爷爷不告诉我,只有我自己去找了。而且现在我们身处在这个岛上,外面水里都是那些东西,就算想回去,也没有机会了。”

陆秋沉声道:“那也不行,不光是龙王棺,你也不能和这些人牵扯在一起,这些人都很危险,尤其是对你来说。”

说到这里倒是说到了我的疑惑点,这些人真的是千门的么?据章锋所说,千门只是个利用千数混迹于各行各业的门派,不登大雅之堂,然而现在这些人搞得都是一副境外恐怖组织的模样,连步枪都带了几十支,要说他们是千门的人,这画风实在是有些不符合了。

陆秋摇了摇头:“如果只是千门的人,我又何必潜伏进来,他们远比你想象的要危险。”

我又想到一点,开口问道:“秋——额,陆秋,你现在还是阴五门的人?为什么要潜伏到这里来?”

陆秋苦笑起来,开始解释起来,原来我爷爷消失了整整二十年,基本上阴五门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当年我爷爷的那一批直系手下,也大多散了,他们身为总龙头的亲系,无论在哪一门都很难混下去,于是大多数人都脱离了五门。

陆秋就是其中之一,他刚刚出道就是跟着我爷爷,算是我爷爷的半个弟子,我爷爷当年基本上到哪里都会把他带在身边,很器重他。

我爷爷失踪以后,陆秋也脱离了阴五门,然后靠着我爷爷当年的关系,进了某个比较特殊的国家部门。

“也就是说,你是个公务员?”我旁边的谭金失笑道。

陆秋点了点头:“差不多吧,我工作的部门比较特殊,不能告诉你们名字。这次潜伏其实是我的任务。他们不仅仅是千门那么简单,就你现在看到的这些人,其实和当年应该已经被消灭的一贯道有关系。”

这下不光是我,谭金和老霍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一贯道?那群狗东西不是早该被灭了么?”老霍马上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我没有说话,心里回想起以前看到过的关于一贯道的那些东西。

所谓的一贯道,乃是当年从晚清时期出现,一直延续到建国初期才被政府消灭,可以说是堪比当年义和团的一个邪教组织。

现代很多年轻人可能都已经不知道一贯道的事情,但是我身为中文系的学生,对近代史好歹还是有一些了解的,所以知道一贯道。

在内战获胜,建国之后新政府的清算之中,很多人都得以赦免,投诚的军统将领很多也得到重用。但是在当时不会被赦免的只有两个半,凡是沾上的,都没有好下场。

这两个,分别是匪和特,而剩下的半个,就是会道门。

会道门就是指那段时间民间诞生的各种纷乱的邪教,有九宫道,归根道之类的,其中势力最大危害最广的,就是一贯道。

一贯道发芽于乱世之中,和以前的白莲邪教之流类似,宣扬整个宇宙分为红阳青阳和白阳三个时期,而当时就是白阳末期,末世将要来临,唯有信奉一贯道的才能得到解脱。总而言之和其他邪教没有什么大的不同。还是那一套末世论,不过在那种时期,整个中国都风雨飘摇,倒是确实得到了不少人的信仰。

在上个世纪中期,建国前后那段时间,一贯道的顶峰时期,据说可以和当时的两大党派分庭抗礼,势力极大。当时汪精卫建立的伪政府中据说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高官都是一贯道的信徒,直到建国之后才被政府力扑灭。

我原本虽然想过绯瑞忒她们恐怕不只是千门那么简单,但是却从没往这方面联想过,上个世纪毁灭的那个庞大邪教组织,居然到现在还有余孽存在。

“你是说他们都是一贯道的邪教徒?可是他们当年不是被灭了么?而且这和千门又有什么关系?”我旁边的老霍开口问道。

陆秋脸色凝重,开口道:“这本来是不能告诉你们的隐秘,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也没办法,你们一定要保密好。”

见我们都点头,他才继续说了下去。

“其实一贯道当初本身发迹的时候,就有千门的痕迹在里面。实际上千门的那一套,有一半都是用在了这种邪教的把戏上面,因此才能发展的那么快。”

陆秋说千门的千术本来是先祖伏羲发明用来造福世人的,可惜过了这么多年,却变成了千门用来蒙骗世人的伎俩,一开始也就是小打小闹,到了后面,千门甚至开始通过军阀以及邪教这些手段插手政治上的事情。所以当初千门脱离灵七门,一方面是因为千门本身和其他几门行为不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他几门发觉了千门的活动,想要和他们撇清关系。

但是到头来千门也很少有成功的时候,不过每次掀起的动静都很大,据说明末韩氏的白莲邪教,就有千门的影子。

千门也知道明哲保身的道理,因此每次都只是在幕后推动,很少亲自掺和,因此这么多年也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受到打击。

直到上个世纪,一贯道发迹,乱世之中也没人能制衡千门和一贯道,他们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将势力和影响发展到了海外。

建国初期,国内的一贯道被彻底剿灭,据说当时一贯道的信徒以十万计。

尽管如此,一贯道在国外还是有部分残党保留了下来。

而千门这次对一贯道的插手有些深了,导致被上面的人发觉,受了不轻的创伤,加上后面那十年红色浪潮,重创的不仅仅是阴五门,千门也是如此。

但是之后阴五门出了我爷爷这样的人物,总算是撑了过来,而千门则一直销声匿迹,直到数年前才重新活动,并且似乎重新和一贯道搭上了线,开始重新往国内发展。

改革开放之后到今天,国内对这些的打击力度比不上七十年代,也给了他们机会。

而这些人在国内四处活动,似乎是在搜寻什么东西。

官方的人自然不会一无所察觉,但是毕竟一贯道的根在国外,贸然出手也只会打草惊蛇。

于是本身出身阴五门的陆秋成了潜伏的最佳选择,千门虽然脱离了阴五门,但是毕竟同源,身为当年五门精英的陆秋便先是进入千门,然后通过千门这条线来接触一贯道。

陆秋说,绯瑞忒本身似乎既是一贯道的人,也是千门的人,和双方都有关系,在两边的地位都不低。具体的身份出身即便是在千门里也很少有人知道。

陆秋能混成她的助手也是花了一番辛苦,但是据他的调查,当年一贯道在国外存留的势力中,也有千门往国外发展的一批精英。而绯瑞忒似乎就和当年留在国外的那一批千门的人关系不浅,直到两年之前,她还都在国外活动。

而就在这两年里,她跟着一贯道的人回了国内,至于目的,无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