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快递

万仙阵内。

通天大骂不止,脸色一阵阴沉起来。

滔天怒意由此而生,他冷然若色,阴沉难解,“诸圣,你们欺人太甚了!”

通天教主怒吼一声,旋即一张老脸都变得难看起来。

他怒气冲天地说道:“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如此欺他,岂有此理!

他非常不解。

周身圣人的气势恢宏霸气,仿佛有可怕的力量在席卷着。

杀气腾腾,仿佛随时都要杀人一般。

他实在是气恼不已。

可实际上,内心早已欣喜若狂起来。

他倒是有些紧张。

冷艳水嫩美少女清晨伸伸懒腰迷人私房写真

不过……

很快通天教主就坚定着神色,他才是诸圣崛起的关键。

“通天道兄,此言差矣!”

准提说道:“你倒行逆施,欲行那逆天之举,天道岂能容你啊。

我们此举的行为,只不过是顺应天道罢了。”

通天教主:“……”

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如此霸道,说什么顺应天道啊。

都是假的。

如果没有‘大计划’的话,这些人会不会……

这一瞬间里,通天教主的心里不禁涌出这样的想法来。

让他有些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置信和惊悚。

整个人的神色都是比较古怪的,但一想到后面的大计划,他心中的想法又不一样了。

或许……

自己可以改变一下。

什么倒行逆施逆天而行,什么顺应天道要封神!

其实,都是借口罢了。

他一脸阴沉着,难解此中真意,“好一个万佛朝宗大阵,果然不凡。”

这时候,其余三位圣人也进来了。

他们一脸正义凛然的模样,大有他通天教主是大反派一样。

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不禁有些凝重起来,“难道,我通天真的有做大反派的潜质不成?”

可是,他感觉不像啊。

一点也不像。

没有所谓的潜质,也没有所谓的魔中霸道。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圣人,很普通,也很寻常。

不过……

他内心平常得很,暗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可能就是大事了。”

他知道,也期待。

因为接下来主要是他去完成的。

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去做,箭在玄上不得不发了。

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选择的办法。

这很可怕!

不过,眼下这场大戏还得继续演下去。

他仿佛已经看到结果,与其余诸位圣人稍微打过招呼后。

他内心就冷然起来,一脸愤慨地说道:“你们这些个圣人,一个个都是欺世盗名之辈罢了。

联手欺我手无双拳,定要你等不好过。”

“通天,不如放手吧!”

原始天尊说道:“你现在已经无路可走了,仅凭你的万仙阵和诛仙剑阵,只怕不够看。”

“是否够看,还需要打过才知道!”

通天教主强壮镇定地说着,脸色泛黑。

目光冷色而起,杀心暴动。

不过。

原始天尊又开始说起来,“三弟,你的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但现在我们有五位圣人,你还有什么手段?”

通天教主:“……”

他一脸震惊,紧接着满脸发黑,原始天尊说的是事实。

他没机会出手,甚至连诛仙剑阵都没有施展出来。

一人独斗四人,显然是不行的。

他压根就没有办法应对。

诛仙剑阵也扛不住。

赌上整个截教的万仙阵,大概也扛不住吧。

任你神通无限也难抵挡住这些。

三清中有老大和老二在,还有西方二圣在。

更有造人成圣的女娲娘娘在。

五位圣人在此,若真要破他的诛仙剑阵也轻而易举。

对此。

通天教主和其余诸位圣人都心知肚明。

他们力压通天教主,他们就没有任何把握了。

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

然而。

通天教主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他暗道:“现在五圣联手压我,也是时候应对一番了。”

机会已经来了。

也成熟了。

念及此。

他便冷着目光,说道:“你们休要猖狂,我现在就去紫霄宫中寻找老师。

想来,老师一定会帮我说句公道话。

你们一定想不到,老师他肯定会帮我出面。”

众圣:“……”

他们一脸怪异起来。

冷然不已。

最主要的是,他们内心期待不已。

毕竟……

他们早已想明白,只为这一刻呢。

倒是巴不得通天教主过去呢。

这也是他们计划里的一环。

其中一茬,便是要把通天教主逼迫到绝境上。

然后让通天教主去请鸿钧来主持公道。

到时候他们自然有机会了。

一脸杀意。

在他们眼里,鸿钧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但现在,机会也来了。

通天继续说道:“你们在这里给本教主等着,我这就上紫霄宫去,请老师来评评理。”

他就不信了。

等鸿钧道祖过来,这些圣人还能蹦哒。

当然,这些内心想法也仅仅是一闪而逝。

紧接着。

被一个更大的计划所取代。

那就是先引鸿钧下来。

不管结局如何,他们都需要去尝试一下。

“三弟,你便是去请老师过来也没用。”

原始天尊说道:“即便是老师也不会帮一个倒行逆施的人,也不会帮你主持公道。

因为公道一直都在我们这里,而不是在你那边。”

如此境况下。

倒令人郁闷更加了。

不过。

他们谁都不在乎这些。

他们在意的是另外一点,那鸿钧道祖究竟会不会下来?

这点可能要看通天教主的手段才行了。

毕竟,通天如果没有演技,没有手段的话,紫霄宫里的那位是不会下来的。

这点毋庸置疑。

现在看起来,通天教主很有把握。

他淡淡地说道:“尔等放心吧,本教主有的是办法让老师替我们主持公道。

你们这些所谓的圣人以多欺少,不过是一群欺世盗名之辈罢了。”

在通天教主的眼里,这些圣人一起欺压过来,压根就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现在,他们竟然要出手。

自然要将其打杀。

这才正常嘛。

冷然的目光闪闪着光圈,杀意凛然而动。

紧接着。

便看到通天教主周身光芒一闪,化作一道诡异的流光冲出去。

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离去。

然后直接出现天外天,往那混沌中,朝着那传说中的紫霄宫而去。

紫霄宫在混沌。

具体他并不清楚,但想来是能找到的。

但很快,通天就抓头了。

他并没有找到紫霄宫,也没有找到鸿钧的身影所在。

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一时间。

他整个人都懵起来,“怎么回事,关键时刻见不到老师,我该如何请他为我主持公道?”

一时间。

通天教主整个人都是抓瞎的。

这一切,和他们一开始的谋划不一样。

在他们的印象中,不应该是这样。

可现在看起来,情况更加复杂了。

让他难以平复内心的种种。

寻找数月后,依旧没有寻找到鸿钧道祖的紫霄宫。

仿佛是鸿钧不让他见一样。

这一刻。

通天教主冷汗直流,仿佛所有的‘计划’都被发现一样。

那样的话就太可怕了。

不过……

又想到自己一行人并没有事。

他又暗暗侥幸起来。

说不定会没事。

“这条路走不通,只能走另外一条路了。”

通天教主暗道:“希望老师不要太过绝情,希望他老人家能为我主持公道。

否则,弟子就要被他们欺负了。”

这就是故意这样说的。

在混沌中沉吟片刻后,通天教主就离开了。

待回到界牌关后。

其余诸圣都有些怪异。

原始天尊见此,立马冷笑道:“三弟,你怎么没有请来老师为你主持公道啊?”

实际上。

他的内心也很疑惑。

也觉得诡异。

难道是失败了?

三弟莫非已经暴露了?

正想着间,突然发现通天教主手持三根神香,开始点燃起来。

并且还吩咐截教门中弟子准备香案和祭坛。

他要请动鸿钧下凡来。

希望他能发现点什么吧。

一切准备妥当后,通天教主口中大呼,“弟子通天,今于界牌关摆下万仙阵和诛仙剑阵。

却又被其余五圣欺负,他等联手欺压于我,欲灭我道通传承,欲绝我截教一脉。

还请老师现身来,为弟子主持公道。

万望老师不要吝啬,替弟子主持啊。”

他一脸尴尬起来。

心头则在思考。

紫霄宫里的那位,莫非他已经发现什么了?

如果真的发现,那他们为何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一时间。

通天教主的脑海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复杂无比。

他在猜测,也在小心翼翼应付着。

生怕出事一样。

现在看起来,情况大概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

紫霄宫里的那位并没有反应。

“难道……”

突然间,通天教主害怕起来,“按道理来说,计划只有我们六位圣人才知道。

可若是有一位,或者两位泄露消息的话。

岂不是要倒霉吗?”

他一脸惊悚骇然起来,宛如狂风般席卷开来。

老实说。

其实他害怕了。

如果自己心中的猜测是真的,那他们所做的一切,早就被人家看在眼里了。

一场场大戏,也早就被砍得津津有味了。

当然。

这是最坏的情况下,如果情况不是如他所想那般的话,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

还有机会摆脱来。

“弟子通天再请鸿钧老师,他们诸圣欺人太甚,万望老师一定要替弟子主持公道啊。”

他一脸恭敬,再一次手持三根神香。

朝着鸿钧道祖的神像狠狠地拜下去了。

甚至不敢有其他想法。

他知道,紫霄宫里的那位老师估计已经知晓。

或许,人家正望着呢。

一定不能有事。

不敢有其他想法,他只期待老师能过来。

那样自己就完美了。

只是,以前还自信满满的通天教主,现在居然没有把握了。

他内心很忐忑。

所以,紫霄宫里的那位会不会不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