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老二怎么下载了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内厅堂里头的人都觉得毛骨悚然起来,孙王妃连忙对阿四道:“阿四,你懂武功,快去跟着她,别真叫她去放火了。”

阿四本想留在这里看着元卿凌,但是,如果那女人真的放火,那就算贴身护着也是有危险的,便应了一声出去。

孙王府府兵本来就不多,如今都倾巢而出去救火了,府中其他下人,都不会武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这满屋子的女眷可就危险了。

元卿凌心里忽然突兀地跳了一下,站起来,快步出去对阿四道:“快,先叫人把大门关闭。”

阿四看到她眼底的危险,连忙就跑了出去要关门。

孙王妃也陡然站起来,紧张地道:“怎么了?”

“有好几个人速度很快地往我们这边过来了。”元卿凌沉声道,她耳朵很灵敏,能听出这些脚步声不寻常。

公主和在场的女眷都惊吓了,“什么?”

孙王妃沉着安抚,“大家稍安勿躁,我出去看看。”

她快步走了出去,阿四已经关了大门,且吩咐下人去关好后门和侧门。

“阿四,快去好褚明翠,盯着她,如果她有不轨的举动,先擒住。”

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

“好,我知道了。”阿四连忙便去找褚明翠。

孙王妃警觉地四处看了看,心中很是惊慌,如果宾客在孙王府出事,她背不起这个责任。

她叫来管家,命他把所有的下人都集中在内厅堂。

寿宴的宾客,如今来的都是皇室中或者是叫好的亲戚官员家眷,还有些宾客要等到晚宴时候才来。

所以,如今内厅堂里头聚了大概三十多个人,其中有五个孩子。

这些人的安危,她得负责了,想了想,吩咐几个人到正门那边守着,以策安。

她回头,就看到魏王的那个女人故知跟在后头,她没好气地道:“你进内厅堂里头坐着吧,免得出什么事,我没法子跟老三交代。”

故知问道:“我有什么能帮忙吗?”

“不用。”孙王妃淡淡地说着,便往里头走。

故知追上来,进到了里头,不过随即皱起眉头,慢慢地走了退了出来。

大家以为她自知身份尴尬,也就不管她,毕竟,这节骨眼上,谁也没想着去顾念她的感受。

倒是秦平公主狠狠地骂了一句,“小蹄子。”

故知转头去看着秦平公主,眸色阴翳。

秦平公主冷冷地道:“看什么?说的又不是你。”

元卿凌正听着外头的动静,听得秦平公主这愠怒的声音,便道:“公主,算了,这是魏王的家事,且这里是孙王府,不好说这些。”

秦平公主本是打算怒斥故知一顿的,听了元卿凌这话,想想这也确实不是好时机,便微微点头,“本宫失态了。”

元卿凌为故知解围,她也只是淡淡地看了元卿凌一眼,便转身出去了。

阿四在院子里找到了褚明翠。

褚明翠坐在石凳上,手里折了一株梅花,那梅花还没开,是骨朵儿。

阿四站在她的身后,盯着她,不发一言。

褚明翠笑着道:“阿四,你怕什么?怕我真的放火吗?”

阿四冷冷地道:“你也放不了。”

“那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褚明翠回头看她,笑得十分明艳,但是在阿四看来,却十分癫狂。

阿四道:“看风景,这里风景不错。”

如今府门关闭,府中就只有褚明翠是要防备的人,盯着她就行。

褚明翠看着眼前的枯黄的树木,“是啊,百物凋零,真的很好。”

她拍了拍身边的石凳,“坐下来吧,站着多累啊。”

阿四不搭理她,双手抱胸。

褚明翠笑笑,也不以为意,“阿四,你知道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做什么吗?”

阿四警觉地看着她。

褚明翠轻轻地叹气,伸手扶了一下发髻,“没想到我会走到这一步,做梦都没想过啊,一年前,我还是褚家人人羡慕的千金大小姐,本也可以嫁给楚王为妃,虽然最后选择了齐王,可齐王也好,他是皇上的嫡子,一旦被册封为太子,我便是太子妃了,来日,更能荣登后位,尊贵非凡。”

阿四冷冷地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你野心太大了。”

“是啊,野心太大了,”褚明翠侧头想了一下,摇摇头道:“可其实也不是野心的问题,每个人都应该有野心,元卿凌没有野心吗?你阿四没有野心吗?你们都有,那不叫野心,叫追求,我失败,是我选错了,我看错了。”

阿四翻翻白眼,“那也是你自己选的。”

褚明翠轻轻地挥动手中的折枝梅,骨朵儿掉了两颗,还没落地,便被风卷走,她道:“你还没问答我,一个人绝望的时候,会做什么?”

阿四四处瞧了瞧,很是担心元卿凌,但是想着褚明翠在这里,府中其他人都不是她的人,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而她在这里和褚明翠说说话,拖延拖延,最好能拖延到王爷回来。

所以,她淡淡地道:“我不觉得你绝望,即便和离了,你还能回娘家。”

褚明翠笑了起来,满眼的苦涩,“是啊,我还能回娘家,可从此之后,我褚明翠是什么?是弃妇了,这比杀了我还难受。”

她慢慢地站起来,转身看着阿四,笑容凄然而悲绝,“所以,一个人绝望的时候,便只有死路一条,如今我与他还没和离,我还是齐王妃,如果我现在死了,我还是皇家的魂,今日是好日子啊,他死,我也死,刚好给二哥庆祝生辰。”

她面前,倏然寒芒一闪,竟从袖袋里取出了一把匕首。

阿四见状,惊道:“你想做什么?”

褚明翠轻轻地抚摸匕首,然后看着阿四,“替我转告元卿凌一句话,我不恨她,我今日一切,是我咎由自取,我选错了,做错了,便要为自己做的这一切付上责任。”

阿四盯着她,“你放下匕首,你想干嘛?”

阿四虽然巴不得她死,但是这里是孙王府,今天是孙王的生辰,她死在这里,孙王可真是倒大霉了。

元卿凌幽幽地道:“我知道你们都恨毒了我,我死了,你们也省心了,再给我带给楚王一句话,今生已经了了,来生,希望我不会再错。”

两颗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滑落,滑过白皙温润的脸,悄然没入了地上。

她举起匕首,缓缓地对着自己的脖子。